全部 歌剧 音乐会 舞蹈 戏剧 音乐剧 曲艺 亲子 非职

《跃动的大地》——广州歌舞剧院岭南舞蹈作品专场

           

剧目介绍

《跃动的大地》是广州歌舞剧院2014年推出的舞蹈系列专场演出,本次《跃动的大地--广州歌舞剧院岭南舞蹈作品专场》将集中展示广州歌舞剧院近年来原创的岭南精品舞蹈系列,包括了:舞蹈《围屋女人》、《英歌武》及小舞剧《醒》等。 跃动是突出生命的力量、跃动是所有广歌人一颗热忱的舞蹈之心。 我们行走在岭南的大地上,并以行吟歌者的生...

演出团体

广州歌舞剧院,前身广州歌舞团,成立于1965年9月,曾被《光明日报》誉为“羊城的一束鲜花” 。 长期以来在党的文艺政策指引下,以满足广大人民群众的精神文化需求为宗旨,树立“剧目立团、人才建团、市场兴团”的理念创新发展。汇集了众多优秀艺术人才,创作演出了一大批优秀作品:原创舞剧《星海·黄河》《...

公司名称

广州歌舞剧院     查看联系方式>

《跃动的大地》是广州歌舞剧院2014年推出的舞蹈系列专场演出,本次《跃动的大地--广州歌舞剧院岭南舞蹈作品专场》将集中展示广州歌舞剧院近年来原创的岭南精品舞蹈系列,包括了:舞蹈《围屋女人》、《英歌武》及小舞剧《醒》等。

跃动是突出生命的力量、跃动是所有广歌人一颗热忱的舞蹈之心。

我们行走在岭南的大地上,并以行吟歌者的生命姿态,步步向前,不停歇,不退避,在时代浪潮中与时俱进、开拓进取、踏实前行……

 

上半场

序:行走岭南

编导:张玲

作曲:张磊

行行复行行

 

广歌以行吟歌者的生命姿态,步步向前,不停歇,不退避,在时代浪潮中与时俱进、开拓进取、踏实前行……

 

一、女子群舞《围屋·女人》

编导:张媛

选取了客家建筑代表的“围屋”为作品的审美界定.从围屋---圆的造型着手,凸显中国传统美学概念。

 

 

期盼的女人,永远的圆,和那个等着你归来的家。

 

二、群舞《英歌武》

编导:陈军

作曲:张磊

英歌,又称“因歌”、“莺歌”等,广泛流传于广东省潮汕地区,其中普宁、潮阳及临近的惠来、揭阳等地最为流行。对于英歌的渊源,应追溯至明朝中期。它集合了舞蹈、戏曲、武术于一体,节奏强烈,铿锵有力,表演起来气势宏大!

它被视为英雄的化身、吉祥的象征、驱邪的魔力,主要在春节至元宵期间以及其重大传统节日演出。2008年,广州歌舞剧院创作舞蹈《英歌武》,透露出原始、古朴、粗粝、奔放的远古意味。色彩上保留了民间英歌的红黑白三色基调,虚化了人物的脸谱象征和功能,充分适应舞台分为和舞蹈的表达内涵且便于舞动。

 

 

舞蹈中的短槌是英歌的“灵魂”,通过短槌的舞动和击打,把英歌豪迈的气势和原始意味展露无遗。舞蹈后半段,采用了民间的跑场和对打,凸显了英歌的气势和高潮,表现了精武精忠的民族精神和气魄。

 

三、独舞《木棉花乡》

编导:杨洪滨

 

 

又是一年木棉花香,又是一次抬手眺望,多少的思念涌上心房,多少次的记忆梦回他乡。怀抱木棉,日日...月月,期盼守望,岁岁...年年。木棉花下,你如同那一棵棵高大的身影,朝朝如影随行,因为你,我不曾孤独,因为你,我坚守期盼,因为你...是我心中的英雄。

 

四、三人舞《陪伴》

编导:张玲

 

 

取材于每个人生活之中,演员们通过舞蹈讲述了父亲陪伴儿女成长,待长大后依然心系儿女的感人故事。演员们以极具戏剧张力的舞蹈为观众呈现了父母儿女在日常生活中的点滴,同时唤起了忙碌的现代人对父母的关心与陪伴。

 

五、男子群舞《炫色》

编导:杨军等

 

 

百花争妍,炫色绽放。舞蹈通过肢体语言和五彩长绸的呈现,展现姹紫嫣红的绚丽和流光溢彩的韵律。

 

六、双人舞《莲漪》

编导:杨洪滨

淡淡疏疏不染尘,清风素月幻成身。

轻衫小立向黄昏。

如此清华如此岁,这般旖旎这般春。

 

 

白衣吹雪淡无痕。

 

七、女子群舞《红袖·伶人》

编导:梁群

作曲:金旭庚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伶人们身怀绝技,头顶星辰,红袖善舞舞出流水般的情怀,去践履粉墨一生的意义和使命。

 

中休15分钟

下半场

小舞剧《醒》

总导演:史前进

总编导:钱鑫、王思思

编剧:罗丽

作曲:王喆

服装设计:陶蕾

灯光设计:冯章展、林印权

造型设计:王岩、张江江

道具设计:陈虚

醒狮指导:赵伟斌

武术指导:马小斌

主要演员:母亲:闫一研

儿子:高德瑞

义女:叶云妃

父亲:陆宇景

恶霸年:潘煌、刘明东、王硕、黄犇

 

振华父亲早逝,母亲终日操劳茶居生意,维持母子生计。振华痴迷醒狮,义妹傻姑每每跟随。母亲虽疼爱子女,却不顾振华多番请求,极力反对其习武醒狮。

某日,恶霸年与其跟班来到茶居,欺场霸市。众人被欺,默默退隐,唯振华不忿,却被母亲拖住。母亲的隐忍退让使振华苦闷痛苦,恨自己不能保护家人。

数日后,恶霸年再次踏入茶居,大肆破坏。傻姑为保护父亲遗物,被打得奄奄一息。母亲眼看着义女惨死,茶居被破坏,悲愤难当,在沉默中走向了爆发。母亲拿起鼓槌,声声鼓点,带着血泪家仇,振华及众狮一同迎战恶霸年及跟班,决一死战。

 

    

微信

中演汇

广州大剧院

联系方式
商务合作:

(020)13922488893

(020)38392874

技术支持:

(020)38392264

联系邮箱:

cpaa@goh.org.cn